您现在的位置: 爱母婴 > 母婴关注 >

武汉金牌月嫂月薪过万元 市场缺口60多万人

“一嫂”难求!武汉金牌月嫂月薪过万元 市场缺口60多万人

12月6日至8日,第四届湖北家政服务职业技能大赛在汉举行。图为参赛人员进行厨艺比拼。

“一嫂”难求!武汉金牌月嫂月薪过万元 市场缺口60多万人

12月6日至8日,第四届湖北家政服务职业技能大赛在汉举行。图为决赛现场育婴师与宝宝交流互动。

湖北日报讯(记者王馨、通讯员王小曼、实习生王子路)家住武昌的刘先生最近比较烦!烦的是“二宝”12月1日一出生就进了保育箱;更烦的是,提前半年预约好的月嫂韩阿姨突然“爽约”。

刘先生40岁,担任一家公司老总,家境殷实。育有一子,12岁。今年3月,他和妻子响应“全面二孩”政策,孕育“二宝”。“家里老人年龄大、身体差,年底我又特别忙,正需要月嫂照顾宝宝、伺候月子的时候,却来不了,你说烦不烦?”刘先生很生气。

他回忆,12年前“大宝”也曾因黄疸过高进过新生儿科,当时只请了普通保姆负责洗尿片、做饭,结果“累了老人、病了大宝”。因此夫妻俩合计,“二宝”出生后必须请专业月嫂护理,并于半年前通过熟人介绍,花费8000元/月,找到一名姓韩的月嫂。

“可二宝早产,韩嫂却因家中有事无法提前上岗。”刘先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“急归急,但月嫂要求不能低,要有经验、会做餐、懂推拿。”妻子如此嘱咐。

这次,刘先生没再委托熟人帮忙,而是通过武昌积玉桥一家家政公司,在筛选100多位月嫂后,恰好碰到35岁的“金牌月嫂”张嫂刚刚“下岗”,价位是10000元/月,12月11日即可上岗。“到底好不好,用了再说吧。”刘先生心里还是没底。

省妇联发展部副部长高筠表示,像刘先生这样“一嫂”难求的情况并不少见。当前,家政服务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,“但在供给端,高端供不应求,中低端供不适求,家政服务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矛盾凸显。”

省育婴协会的秘书长黄明介绍,一般按出生人口的60%来计算月嫂需求量。2016年,全省共出生人口76.39万,其中二孩出生33.79万,二孩增幅34.09%。2017年预计迎来生育高峰,数量仍将大幅增长。目前,我省常年从事月嫂或育婴师的女性仅2万人,市场需求约70万人,供需反差巨大。

破解矛盾,须在供给端下功夫。高筠介绍,下一步,省妇联将继续加大家政服务培训力度,提升从事家政行业妇女的素质和能力,创新家政服务模式,激发“互联网+家政”等新模式潜力,促进我省家政服务专业化、职业化发展。

“一嫂”难求!武汉金牌月嫂月薪过万元 市场缺口60多万人

需求撒开腿,有效供给却跟不上——两家倒闭家政公司的反思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王馨 通讯员王小曼

好月嫂都抢着要,但家政人员素质跟不上

“这行不好做,难!”12月12日,56岁的余女士向记者感慨。

她曾是一名资深月嫂,因看好家政市场前景,于2015年和朋友合资创办全爱月嫂家政服务公司。不料想,在市场打拼了两年后,今年8月,余女士的公司关了张。

至于关张原因,余女士分析有三。

一是竞争激烈,“公司虽紧邻武汉市妇幼保健院,按理不愁客源,但周围却有4家同样的公司竞争,一个馍馍几个人分。”

二是月嫂水平差距不大,但业务出类拔萃的少。“业务上没有优势,公司就没有竞争力,揽不到活儿。”

三是合伙人之间关系处理不到位。

余女士介绍,公司一度有200多名月嫂,为激励大家做好活,她加强岗前培训,增加诚信、爱心教育等环节,制定奖惩制度,得客户好评工资可上浮5%等。可好景不长,在上述三大原因的综合作用下,公司开始走下坡路,月嫂逐步流失,进入恶性循环后只好关张。“回过头看,月嫂的业务能力很关键,好月嫂大家抢着要。”余女士说。

来自襄阳的程女士和余女士有类似境遇。

这两天,程女士正着手将2003年就创办的家政公司转让,之后准备开网店卖服装。鼎盛时期,她一度开了3个分店,共有700余名家政人员。

“现在,客户需求太高,家政人员素质太低,公司经营得太累,干脆关门大吉。”程女士说。

“你知道吗?现在雇主选保姆,连手上有没有茧都要挑,有茧子摸宝宝脸时让宝宝不舒服……”她认为,这些要求说明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活水平提升,人们对家政行业和从业人员提出了更高需求,“但家政人员素质和能力跟不上,总出现一些扯皮拉筋的事。”

提档升级,才能满足雇主多元化、个性化需求

“需求撒开腿,供给跟不上。”省家庭服务业协会常务副会长、襄阳好姐妹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登记很同情余、程两位女士的境遇。他介绍,近3年,襄阳有近20家家政公司选择了关门。

从事家政行业15年的刘登记认为,两位女士提出的“家政人员素质和能力太低”说到了点子上。

他说:“家政人员的专业水平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雇主需求已呈现多元化、个性化特点,可家政员还没有专业化、职业化,只停留在简单体力劳动上,当然就会被市场淘汰。”

如何顺应市场需求变化,成为家政行业的弄潮儿?

刘登记认为,应当加大对从业人员的培训力度,促进其规范化、专业化、职业化。同时,他建议实行“员工制”,改变以往雇主对家政员、家政员对中介、中介再对雇主的“中介制”,让家政员成为家政公司的员工,明确做什么、怎么做、得多少、有保障,强化家政员的服务意识和服务水平,规范家政公司的管理水平,解决雇主的担心,实现家政员、雇主和公司“三赢”。

金牌月嫂如何炼成——“三心”具备,方为“嫂”上“嫂”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王馨 实习生王子路

12月9日,武汉市三医院的病房里,35岁的月嫂万丹正熟练地帮产妇催乳。她是武汉康宝宝母婴护理有限公司的“金牌”月嫂之一。

所谓“金牌”,就是价位在10000-12000元/月,基本达到武汉市最高水平。

万丹告诉记者,自打2014年晋升“金牌”后就更加忙碌,订单已排到明年4月。

2009年,万丹下决心当月嫂。只有中专学历的她,买来各种育儿书籍,从最基本的饮食、饮水、睡眠知识学起。2011年,她通过考试,顺利拿到育婴师、催乳师、营养师的资格证,入行当“月嫂”。

第一次上岗,万丹就遇到了难题。宝宝已出生3天,宝妈正是涨奶高峰期,却有些发烧。如何护理?万丹一边向有经验的同行请教,一边耐心服务,夜晚起来三四次照看宝宝和宝妈,整晚睡眠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。3天后,宝妈退烧。

这笔订单结束后,万丹拿到月嫂生涯的第一笔“工资”3000元。其中,有200元是宝妈的“奖励”。

随着经验不断累积,价位也逐步提升。2014年,她接到一份低体重儿的订单。“新生儿皮下脂肪少,保温能力差,呼吸机能和代谢机能都较弱,风险很大。”换作其他人,都不太愿接这样的活儿。

万丹轻轻把宝宝揽在怀里,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“这就是个小生命,不就是体重轻些么,没问题的。”她鼓励宝妈不要放弃。

起初,宝宝喝牛奶不多,她就5毫升一喂,一天多次;宝宝四肢发育缓慢,她就天天抚触、按脊柱、做被动操……

渐渐地,宝宝摄入的牛奶量从7毫升增加到10毫升,再到30毫升,小手小脚也有劲儿了。

两个月后,宝宝基本恢复正常。临出院时,宝妈给万丹送上了一面锦旗。也就是这年,万丹通过公司考评,成为“金牌月嫂”。

“除了专业知识和技术,再加上爱心、耐心、细心,才能成为‘金牌’。”万丹说。

11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
鄂ICP备15021580号-5 鄂公网安备 42011202000399号

Copyright © 2019 爱母婴(aimuying.com)